专业文章
律师行业“共享办公”背后,是青年律师不能承受之痛

律新社 | 孙统彪

扫码分享


有法律媒体观察到,今年以来,律师行业出现了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新现象,不少律所都考虑在所内设置“共享工位”,即律所总工位数少于执业律师数,或者单独开辟一块区域作为共享工位区,开放免费预约。疫情过后,“互联网律所”、“虚拟律所”以及“律所共享办公”概念不断被提及。笔者认为这一现象的背后体现了数字化办公的迅速发展与法律行业发展趋势,但实际更是突显了当今青年律师压力之大与不能承受之痛——执业成本。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愿意和别人共享工位呢?



01


青年律师收入现状


青年律师,作为律师行业的“后勤补给”群体,对过去、现在、未来的律师行业都是不可或缺的,尤其在对律师行业的优秀人才补充等方面,充当着一个“造血干细胞”的作用,青年律师代表着律师事业发展的未来和希望,他们的成长直接关系着律师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关系到我国民主法治建设进程。

但调查显示,目前青年律师的执业和生活状况不容乐观。相当一部分执业5年以内的青年律师生活困难,税后实际收入甚至低于当地平均工资标准。新入行和后面若干年即将入行的青年律师,大部分人不仅会短期维持低收入状态,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会面临无序竞争的局面,生存会更加困难。

6月22日,司法部网站公布了《2019年度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统计分析》。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执业律师47.3万多人,从年龄结构看,30岁以下的律师8.05万多人,占17.03%,30岁(含)至49岁的律师 30.27万多人,占64.00%。从上述数据可以估算,我国40岁以下的青年律师占比过半。  



6月22日,成都市律师协会对全市40周岁以下青年律师进行了充分、广泛的数据采集,最终共取得了1422份有效样本,经认真汇总、科学分析:40周岁以下青年律师中,执业不满3年的占比60%,仅7.48%在律协担任职务,近50%青年律师在中小律所执业,超60%税前年收入不足10万

深圳律协2017年对全市40周岁以下专职律师的调查,统计了近3年的平均税前收入。该调查显示,深圳超过三成青年律师税前年收入不足10万元,部分律师的实际收入甚至低于深圳的平均工资标准;超过六成青年律师年收入不足20万元;仅一成左右的青年律师年收入达到或者超过45万,达到深圳律师行业平均标准。最近两年的最新数据,与这个收入百分比也基本吻合。
 

02


执业成本

“共享”实属无奈


从薪资结构看,青年律师主要收入来源是创收扣除社保、管理费和税费后的余额,以授薪和授薪加业务提成、完全靠业务提成三种收入模式为主。目前,大多数独立的青年律师主要采取以业务提成为主的分配机制,案件的多少、案件代理费的高低与收入直接相关。

在这种分配制度下,“二八”定律在我国目前的律师行业表现的尤为突出:即20%的律师拥有80%的律师业务,而80%的律师却在激烈争夺着20%律师市场份额,个中艰辛恐怕青年律师体会最为深刻。

我们以一位在深圳独立执业两年、税前年收入20万元的青年提成律师为例,粗略计算一下这位律师的执业成本。这里的执业成本是指律师工作中的必须支出,不包含生活、社交等其他与执业工作关联较弱的支出。

独立提成律师执业支出类目:


 税费  从业律师必须按照国家的税收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等各种税费,通常每个律师的税点都在10%到30%。经综合核算,我们按照一位律师需要缴纳的税率为15%,即20万元×15%=3万元。


 律所管理费  即需要交给律所管理与服务费用。每个律所的管理费基本在5%到10%。我们按照最低管理费标准5%为例,即20万元×5%=1万元。


 办公费用  即卡座费用或办公室费用。每个律所的卡座费每个月在1500元到2500元之间,我们按照卡座费用2000元/月,即2000元/月×12=2.4万元。


 社保费用  在律师行业,独立律师的社保费用基本均是由个人承担。以深圳为例,深户最低档社保每月将近1000元,即1000元×12=1.2万元。


 律协会员费  以深圳为例每位律师每年2000元。


 其他办公耗材费用  我们按照每年5000元计算。



综合以上,一位在深圳独立执业两年、税前年收入20万元的青年提成律师的执业成本需要3万(税费)+1万(管理费)+2.4万(办公费)+1.2万(社保费)+0.2万(会员费)+0.5万(办公耗材费用)=8.3万元。


这位年轻律师的执业成本占其总收入的41.5%,将近一半;而其卡座费用又占其执业成本的将近30%。可大家注意,以上支出仅仅是青年律师的执业成本,还不包函生活社交等成本。通过以上简单的计算,我们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青年律师的压力之大、发展之痛。

 

03


共享优势

吻合青年律师的选择


正如那句调侃: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出来做律师?


今天我们会说: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会去和别人共享工位?


但说起“共享办公”或“联合办公”,亦有其独特优势,吻合青年律师的发展选择。据不完全统计,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有超过10%的企业都选择了共享办公,比如:微软、美国硅谷银行、汇丰银行、IBM、三星、Dropbox等企业。以微软为例,其有300名驻扎在纽约的市场销售团队和在亚特兰大的广告团队就选择了共享办公。微软声称,其所选的共享办公最大的吸引力在于“运营服务、活力”。其员工可以很好的感受共享办公中的能量和氛围。


 节约成本  高力国际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与租赁传统的办公室相比,租赁共享办公平均能节约25%的成本。与我们上述计算的卡座费用占青年执业成本的将近30%数值相近,能极大程度的帮助青年律师节约成本。


 地段优越  地段一直是唯一标准的地产黄金定律,然而繁华地段的高端写字楼租金昂贵。如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位于陆家嘴上海中心大厦,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区位优势能帮助青年律师更好的发展。


 效率更高  《联合办公空间研究报告》研究显示,共享办公达传统办公的3倍坪效。律所共享办公空间通常将工作室、会议室及一系列协作区域融合在一起,将会议室等低频使用空间的效率通过共享的模式提高,低频使用的律所服务成本降低。

 

04


呼吁:帮助青年律师,让行业可持续发展


青年律师在执业发展中会遇到许多问题,如定位模糊、目标渺茫、专业欠缺、学习不足、竞争激烈、案源紧缺等等,但青年律师代表着律师事业发展的未来和希望,他们的成长直接关系着律师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也关系到我国民主法治建设进程。不管是“师父”个人角度,还是律所层面、亦是行业层面,对青年律师多一些关注和帮助。

据笔者了解,京师律师事务所在“共享工位”的基础上又进了一步,为支持青年律师及实习律师的专业化发展,保障其能专注于业务研究,减轻执业负担,首先提出来“以律师为本,构建执业零成本的律师生态圈”。并走出第一步,对青年律师及实习律师实行办公工位全部免费的政策,现京师北京、上海、深圳、珠海等7家办公室已经完全铺开实施,有效的降低了青年律师的执业成本,帮助了青年律师的发展。

青年律师的日常是艰辛的,不仅仅要面对工作的压力,还要面对生活压力。“共享”背后,是青年律师的无奈和心酸,但我们也应当更多地看到青年律师的勤奋、勇敢、拼搏与创造力,关注他们、支持他们,关注与支持我们行业的未来......


长按识别二维码
分享:
相关律师
相关机构
留言
发送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