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新社观察
30万年薪也招不到人!律所新媒体人才缺口有多大?

律新社 | 廖丽君

扫码分享

当前,中国的法律服务市场已发生重大变化,传统市场推广模式成本高昂且收效甚微,法律新媒体给律所律师品牌塑造及营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纵观近年来崛起的品牌律所,数字品牌传播功不可没。

相比传统媒体,新媒体具有“分发成本低、快速、跨区域性强”的明显优势,然而有很多中小律所在打造品牌时往往面临“品牌意识不强、缺乏专业人才、传播渠道不足”等痛点,使得律所不能充分利用新媒体的优势打造品牌。

那么,新媒体如何助力律所品牌发展?律所需要什么样的新媒体人才?中小律所如何抓住新媒体发展机遇?为此,律新社展开了律所新媒体品牌运营系列采访调研。


01


起步维艰:“法律”+“新媒体”跨界人才难找

随着微博、微信公众平台、今日头条、知乎、抖音等新媒体平台相继诞生,新媒体逐渐成为各行各业布局的新渠道。很多企业纷纷运用新媒体实现产品变现和品牌宣传。

律师行业的新媒体发展稍晚,2015年微信公号上线,很多律师及律所才开设微信公号,此后几年,逐渐涌现了一批“微博法律大V”“知乎法律大V”“抖音网红律师”等。行业媒体的发展,律师个人运营的成功,让律所也开始将新媒体运营作为品牌建设的重要方式。

图片

在前程无忧上,律新社以“新媒体+法律”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得到了206条职位。大都是各家律所在10月28日至12月29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发布的新媒体相关岗位。其中,约90%的岗位名称以“新媒体运营”为关键词,其余岗位名称关键词有“营销、销售、市场、品牌、宣传、文案、编辑……”,甚至有少数岗位是“律师助理、行政助理和文秘、实习生”。岗位薪资从3千到3万不等,60%在3k-6k之间,20%在6k-8k之间,10%在8k-1w之间,薪资在1.5w以上的屈指可数。即便这些岗位不在一线城市,也在“新一线”或省会城市出现。

与不甚清晰的岗位职责和并不丰厚的薪资相应的,是当前律所新媒体整体布局还很初阶的现状。律新社通过调研发现,许多律所公号都只有基本的动态更新,如律所活动与获奖等信息,部分律所虽然有专业内容的分享,但缺乏运营,只是单纯地将法律分析以论文的方式发出,阅读体验和传播效果都不佳。将律所新媒体运营和法律服务特色打造、品牌建设等工作密切关联起来的律所,还很少。

律新社还了解到,在多数律所里,新媒体运营人员寥寥可数,根本称不上“团队”,有些律所甚至没有专门的新媒体运营人员。一岗多职更是普遍现象,部分律所新媒体运营工作直接由市场、行政、文秘、助理甚至实习生兼任,而另一部分律所,一个新媒体人员既要负责稿件撰写,又要负责多个新媒体平台的运营,事实上还承担了市场、公关甚至销售工作。

图片

刘校逢

北京华象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首席辩护律师



北京华象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华象”)就需要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新媒体营销宣传精英”。但从3月招聘启事发出至今,尽管提供了20-30万的年薪,岗位仍是空缺状态。北京华象律师事务所主任、刑事首席辩护律师刘校逢告诉律新社,面试了不少人,但没有找到符合需求的人选。应聘者要么缺乏经验,要么无法全身心投入律所的媒体工作。
律所“新媒体营销宣传精英”究竟需要多么“精英”呢?综合采访中了解到的律所需求,律新社为律所“新媒体营销宣传精英”制作了画像:

图片


图中列出了一名律所新媒体运营人员需要的基本素养,从法律学科知识到基本传媒技能,大都是需要专门学习才能掌握的技能,而在当前的学校教育里,罕见能够提供这样全面教育的专业课程,法律行业需得自己找到突破口。

02


自给自足:“给力”新媒体运营团队助力品牌扩张

兼具“法律”+“新媒体”才能且有志于从事律所新媒体运营工作的人才难寻。面对这样的现实困境,部分律所开启了自己的人才培养之路。

图片

丁萌

盈科律师事务所总部文化品牌与新闻宣传部负责人

作为全球首家单体突破10000名律师的律师事务所,盈科拥有200多位新媒体运营人员。盈科的运营人员背景有品牌部专业人才、官方媒体人才、专业法律人才、高级文案编辑人才、短视频人才……盈科律师事务所总部文化品牌与新闻宣传部负责人丁萌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表示:“无论法律出身还是媒体出身,我们都会帮助他/她‘发挥优点,补齐短板。’”

为了将这支队伍打造成专业运营团队,盈科调研并借鉴了MCN机构的薪酬体系和管理模式。新媒体运营人员的薪资根据作品点击量等反馈弹性给付,职业发展也有着从运营专员到骨干到负责人的清晰晋升机制。此外,因为人力充足,盈科的新媒体人员有着细致的职责划分,微信公众号、微博、短视频都有相应的运营人员。盈科每周都会举办数十场线上线下法律讲座及沙龙,对新媒体人员和律师一起进行专业培训,帮助新媒体人员了解行业知识。

图片

周子闳

瀛东管理合伙人


除盈科外,上海瀛东律师事务所亦借助品牌实现了跨越式发展,短短7年,从0到1,崛地而起,成为一家百人亿元大所。“13年创立之初,团队只有几个人,但我们拿出了2万的月薪来招聘品牌总监。” 瀛东管理合伙人周子闳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表示。在瀛东,品牌人员有清晰的职业晋升路径,从品牌专员到品牌主管,再到品牌总监,拥有管理才能的品牌人员甚至可能成为负责律所运营的高管。

瀛东还有成熟的机制帮助新人快速上手律所品牌宣传工作。他们为新媒体运营人员编写了清晰的岗位说明书和推广清单,同时,整个律所的律师信息,从执业经历到个人兴趣都有极为丰富的人事台账记录,可以随时供新媒体人员取用,为打造“明星律师”提供充分素材。

图片

宋佳

星瀚运营管理负责人


作为一家业务规模与人数都尚在发展中的创新型律所,上海星瀚律师事务的“产品化、强运营”战略让其在客户中与行业内皆独具一格。2019年,星瀚从上海1600多家律师事务所中脱颖而出,拿下四年一届的“上海市十佳律师事务所”荣誉,“强运营”优势不容小觑。

12月28日,星瀚刚刚度过了自己的10岁生日。“生日会”上,亭东影业市场VP、电影制片人陈敏敏谈到,“星瀚有时候不像律所,更像一家优质的新媒体内容运营公司。因为星瀚总能输出满满的干货,内容通俗易懂又有趣,还会玩联合营销,和亭东就电影的宣传做过不少的互动和赠票观影活动。”

星瀚自成立时就设立了市场部、重视新媒体运营,坚持律所运营专业化,倡导律师行业纵向分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如今已形成了完整的律所运营体系。其新媒体运营人员的起薪与晋升,都参照业务人员设计,有着从专员、高级专员、资深专员到主管、经理、总监的完整体系。同时,给予运营人员充分的“创作”自由,他们不仅可以主动策划、主动约稿,还可以将新媒体打造和法律服务产品开发、推广相关联。

星瀚的运营管理负责人宋佳告诉律新社,星瀚强调有品质的专业输出,文章既要有专业度、也要具备可读性,因此在招聘新媒体人员时,会要求“法律+媒体”双技能,新媒体人员既要具备法律专业意识和识别能力,也要对媒体传播有了解。此外,作为一家不以规模、人数取胜的精品所,星瀚还需要新媒体人员能够承担策划、选题、审核修订,甚至是直接创作的工作,对新媒体人员的综合素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星瀚的运营管理负责人宋佳和新媒体编辑唐诗颖都是华东政法大学法学科班出身。对于新进新媒体运营人员的培养,星瀚也已经形成了体系的模式。新人要关注若干指定公众号,涉及各相关领域,既包括法律类,如法律新媒体、公检法、专业领域相关的学术研究号,也包括新闻、社科、互联网、投资、管理类公众号。他们需要每天对公众号文章的选题、标题、结构、行文、排版等进行分析,同时,还要进行范文学习、写作训练等。

如此可见,新媒体人才的培养之路是有迹可循的。然而,目前国内大部分律所依然缺乏对新媒体人才培养的重视或缺乏培养经验。

03


借力而行:第三方机构助力律所品牌建设

全民造星时代,新媒体的威力已无需证明。数百条招聘需求也足以说明律所在新媒体运营上的“不甘示弱”。但法律新媒体运营作为“跨专业”工种,无论是人才招聘,还是运营技能(相关阅读:2020年众多律所密集发力新媒体建设!是跟风还是趋势?丨律新社观察),都对律所提出了巨大考验。

部分律所选择了“重模式”,颇具远见地大力投入,建设专业法律新媒体团队。他们从法学、传播等众多领域广纳良才,培养成符合律所需求的“法律”+“新媒体”跨界人才。并在薪资、晋升、管理上给予优厚待遇,把新媒体团队建设成推动律所长远发展的坚实“后台”。一些招聘广告中,“特设专业的文化品牌宣传部门,通过传统媒体及新媒体等多渠道进行宣传推广”已经成为吸引律师加入的重要优势。

亦有部分律所选择了“轻模式”,借助专业代运营机构与“行业媒体”的力量实现品牌打造,在有限的投入内,获得最佳的回报。

行业媒体的报道已成为律所普遍应用的品牌传播渠道之一。作为全国领先的法律服务行业垂直新媒体,律新社拥有微信、微博、今日头条、知乎、网站等全媒体矩阵。已建立并运营了采编策划团队、新媒体运营团队、会务服务团队、视频影像团队、视觉设计团队、技术支持团队、公关咨询团队。


图片
律所/律师创建品牌资产的三维九步法


在过去的五年里,律新社与全国数百家政法机构、律所、律师团队、协会组织、高校机构、科技公司、公司法务、媒体机构等开展了各类品牌服务合作,为法律机构或个人提供一站式多元化的品牌建设支持。

纵观当下,在互联网时代、市场浪潮的冲击之下,律师行业已经站在了变革的节点上。越来越多的律所创新发展模式,创设“中台”和“后台”,开启了“公司制”转型,并引入法律科技、法律媒体等多种新兴法律服务。律所的新媒体应用作为行业变革的一面镜子,也必然会随着律师业的专业化分工继续深化发展,法律新媒体公司及法律新媒体人才也必然会越来越吃香。


长按识别二维码
分享:
相关律师
相关机构
留言
发送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