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新社观察
法律理想与现实的“任意门”在这!52万律师参与社会治理大有可为

律新社 | 廖丽君

扫码分享

律新社丨廖丽君

编者按

“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进程中,律师大有作为,也大有可为。”

 

3月25日,中央依法治国办组成人员、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我国律师队伍已经发展到52万多人,律师事务所3.4万家20多万律师及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为全国64万个行政村、社区提供法律顾问服务,律师担任调解员近5万人,每年调解案件约25万多件。律师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可以进一步发挥作用。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首次提出“社会治理”概念,代替了原来的“社会管理”。由“管理”到“治理”的一字之变,更突出地强调了“鼓励和支持各方面的参与”,律师就是其中最重要的力量之一。作为法律的践行者,律师有能力,更有意愿参与社会治理。

 

中国共产党是社会治理的领导力量,其领导力、组织力、执行力为律师参与社会治理奠定了良好的组织基础。近年来,很多律所都在党组织的引领下,通过多种公益法律服务参与社会治理,其中有哪些理想模式?公益法律服务背后展现了怎样的律师职业理想?律新社采访了三家以“党建+公益”方式参与社会治理的样板平台,从他们的实践中寻找答案。

01


援助弱势群体
化解矛盾风波
 
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杭天信”)高级合伙人、党总支副书记、副主任叶青的微信签名是“有困难找我”,他的电话号码紧随其后。对于叶青和杭天信来说,告诉大家“有困难找我”已经习惯成自然。
 
图片

叶青

浙江杭天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党总支副书记、副主任


2016年,热心公益多年的杭天信合伙人们深感“个人的决心再大,力量也是单薄的”,律师公益要发挥更大的力量,必须借助集体。自此,浙江省律师界第一家公益组织——杭州杭天信公益法律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公益中心”)成立。
 
公益中心的工作主要涉及农民工、老年人、未成年人法律援助及纠纷调解。其中,农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由中央彩票专项公益金资助。中央彩票专项公益金每年有确定的资助计划,公益中心拿到经费后发放给援助律师,“费用其实很低,一个案子两千块”,但找到公益中心的案件很多,第一年的经费在第一季度就已全部用完。
 
“经费没有了,但援助不能停啊!”叶青告诉律新社,后来的两个月,是杭天信的党员律师扛下了担子,无偿为求助者提供援助,直到新的资金计划确定,款项到位。
 
2018年,一家北京互联网家政公司倒闭,全国许多家政人员应有的劳动报酬没有了着落,仅杭州一地就有数百人。杭州的阿姨们求助到杭天信公益中心。面对这样一起涉及面很广的社会案件,杭天信党总支高度重视,反复商议,成立了以杭天信信义党支部成员为骨干的专门小组,处理化解矛盾纠纷。
 
接待、登记、解释、安抚……小组成员们耐心细致地为惶恐不安的阿姨们解决问题,协助政府机构开展一系列调查、处理,甚至好几次前往北京,才终于妥善解决了支付与赔偿问题,平复了阿姨们的情绪,杜绝了事件升级。
 


“律师在社会治理中具备天然优势,”叶青表示,“我们和当事人距离更近,能够第一时间获得事件信息,又能够以法律人的身份协助解决问题,把矛盾化解在‘摇篮’之中。”
 
杭州是互联网金融“高地”,也在p2p爆雷时成为了“风暴中心”,各地投资者疯狂涌入杭州,在有关部门前聚集,由杭天信公益中心负责值班的12348法律援助热线1/5的电话都在咨询p2p。参与社会治理经验丰富、热心公益、值得信任的杭天信律师团队成了帮助有关部门化解矛盾的最佳团队。
 
接到委托后,杭天信律师不断向维权人群解释情况并给出指引,告诉他们,聚集在办公楼前无济于事,当务之急应当是找公证处固定证据,以免APP无法打开时,证据一并丢失。当事人渐渐冷静下来,一个个离开,在律师的帮助下,很多人慢慢拿回了部分资金,事件也平息下来。



2019年3月,“杭州杭天信公益法律服务中心驻拱墅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调解工作室”揭牌成立,成为杭州市首家律师事务所参与劳动仲裁调解工作室。所有仲裁案件立案之前,先在公益中心调解室进行先期调解,调解成功即案结,调解不成功再进入仲裁。到2020年,公益中心调解工作室调解成功率已达51%,为劳动仲裁院减少一半的工作量。



2020年,公益中心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61件,帮助505名受援人挽回经济损失6,706,981元,律所获得了司法部“全国公共法律服务工作先进集体”称号、浙江律师法律援助志愿服务行动“先进单位”。公益中心还成立了专门的基层治理委员会,关注潜在的社会矛盾与风波,努力为基层社会治理贡献一份公益法律人的力量。
 

02


协助社区治理
攻克自治难题
 
上海律佑社会治理法律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律佑”)正在协助上海市杨浦区平凉路街道海杨社区建立党员占比不低于50%、规范化运作率不低于75%的“红色业委会”。
 图片


业主委员会(以下简称“业委会”)工作一直是社区工作中最难啃的“骨头”,其成员往往缺乏参与业委会工作的意愿和能力。2020年,一商业广场业委会人员甚至以担任业委会主任、副主任和委员职务的便利“捞油水”,侵占资金上百万,被法院判处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

 

图片

谢东

上海律佑社会治理法律服务中心负责人


“以党员为主要组成部分的‘红色业委会’承载着拿下‘硬骨头’的重任。”上海律佑社会治理法律服务中心负责人谢东告诉律新社,“只有让‘红色业委会’成为具有组织力、执行力、战斗力的社区治理践行者,才能不断提高社区治理的水平。”参与、协助、促成“红色业委会”的建设是律佑2021年的重点工作,他们请来原杨浦区房管局物业科科长陈金宝,希望将之做成可借鉴、可推广的工作。
 

作为上海首家专门为社会治理提供法律服务的非营利性专业社会组织,律佑成立于2017年,由杨浦区司法局命名自“律政先锋佑睦邻”,致力于创新法律人参与社会治理的方式,依靠居民区及各服务单位党组织,以项目化、专业化、团队化的方式开展专项工作,攻克社区治理中的难点、痛点。



律佑现有成员35人,其中专职14人、兼职21人、党员10人、律师18人,主要由公检法退休人员及律师志愿者组成。无论律师还是退休公职人员,这些成员都已经有了一份足以保障基本生活的收入,他们投入到社区治理工作中,完全出于充分发挥专业能力,服务社会发展的热情与追求。
 
这些在岗位上兢兢业业数十年的退休法律人以及从繁忙业务中抽身投入公益法律服务的兼职律师,也将他们“专业、负责、认真”的工作习惯带到了律佑的社区工作中,无论时间长短,无论难易与否,都要努力拿出“零瑕疵”的工作成果。
 
2018年杨浦区平凉路街道在党委组织下进行了社区调研,发现不文明养犬问题十分突出,“小区车轮子用板子挡起来防止被尿,路上可以看到很多尿迹和狗屎。”律佑理事长陆立明告诉律新社,社区由于居委会无执法权,文明养犬仅限于“宣传”层面,流于口号形式,是社区自治建设中突出的难题。
 
律佑主动接过了这一“老大难”问题,与居民区党组织一起多次调研、论证,拟定了自下而上的“犬主自治、党员参与、法治保障”策略。他们挨家挨户地上门给犬主做工作,“很多犬主都是把自家狗当儿女看的,协议书给他看都不看就扔掉,更不要说同意我们给狗狗拍照,还要签字了。”
 


律佑与街道、居民区党组织、居委会、业委会、社区志愿者一起6方合作,一次次上门,开了6次协调会,经过10个月的努力才建立起社区居民文明养犬新模式。
 
期间,64岁的律佑法治专员王连华联轴转了10个月,一天都没有休息。养犬户白天不在家,她常常都是晚上上门,“海杨居民区养犬居民自治会”成立的那天早上,王连华才收到最后一户居民签约协议书,最终实现了两个小区58户养犬户、63条犬,100%的签约率,其中党员犬主带头签约率100%
 
律佑一直按照社会组织最高等级5A标准进行管理,2020年为居民群众及时解答日常工作生活中遇到的法律问题,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意见889件;参与调处社区,居民间矛盾纠纷337件;协助制定、修订居民公约17件;在社区开展法治授课、宣讲122次;法治讲座受众3455人,获党员示范岗荣誉。他们期望做出可借鉴、可操作、可复制、可推广的项目,为法治中国社区治理发光发热。
 

03


担任法律顾问
做好百姓桥梁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震动世界,为市域治理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广大律师如何加入“战疫”大军,如何为破解社会治理困境献力?这些问题萦绕在每一个有识之士心中。

 

赵黎明

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主任


陕西海普睿诚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海普睿诚”)主任赵黎明以省政法委决策委顾问的身份,在参与陕西省今后五年法治规划纲要的制定时,提出“一定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放在包括政治安全在内的其它安全之前,并作为各级党委政府的首要执政理念。”效果良好。
 
律新社了解到,让律师充分发挥职业优势积极为党委政府有效建言献策,参与社会治理的法律服务模式,是赵黎明在2009年通过陕西省司法厅向陕西省委、省政府提出的创造性建议——“给全省每位没有法律教育背景的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一对一地免费配备一名法律顾问,为他们参政议政当好参谋和助手。”
 


该法律顾问的服务内容包括为代表委员议案、建议案、提案提供法律服务;为代表委员调研、视察提供法律服务;为“两会”召开集中提供法律服务;为担任领导职务的代表委员履行社会职责提供法律服务等。
 

这一中国首创的律师与代表委员之间的“一对一”公益法律服务模式很快获得采纳与实施,到2009年8月,陕西省已有1052名律师,分别为494名省人大代表、558名省政协委员免费担任法律顾问,为代表委员提供了更加鲜活的民意素材,及更具针对性的提案动议和立法建议,大大提升了陕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履职水平,“法盲”议案、提案不再有,质量也大幅提升。



此后,这项工作一直坚持,成为了陕西特色,并在2012年得到司法部认可,相关经验材料被转发到全国司法厅局学习借鉴,不少省市地区在借鉴探索中建立了适合本地实际情况的人大、政协法律顾问制度,至今仍在推广。
 

2020年,海普睿诚党支部在工作中形成了党建引领“四大工程”,党支部引导党员律师发挥专业优势,积极投身社会公益。2021年两会期间,海普睿诚党员律师带头为陕西省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提供了顾问服务,不仅提高了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履职水平,提案议案的质量也大幅提升。律师通过为“代表、委员”担任免费法律顾问,间接起到了参政议政的作用,有效参与了国家和社会治理。

 
“对于海普睿诚人来说,履行公益责任就像呼吸那样自然。”主任赵黎明告诉律新社,他相信“利他、利众是律师最好的服务模式”。1993年建所时,赵黎明的愿望就是——“身为一名律师,我希望自己能通过法律帮助的,不仅只是自己的当事人,也不只是在法庭上,而是每一个普通的百姓,和整个社会。”因此,他给律所取名“Help(帮助)”,音译为海普。
 
图片

2008年,赵黎明成为陕西省律师协会民选会长第一人后,发现群众上访热情高,干部下访效果却欠佳,一般是带着宣传性质的走形式,少有干部带着问题针对性下访。赵黎明想,律师是政府和群众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中立性强,还具有实践优势和专业优势,如果让律师作为前置人员参与到下访工作中为老百姓答疑解惑,就能够让老百姓更加信服,从而推动矛盾的化解。
 

为此,2011年,赵黎明再次通过陕西省司法厅向陕西省委提出“领导干部下访律师随行”的建议,随后陕西省省级“领导下访律师库”建立起来,当时就有50名律师入库。之后很多领导下访都带上了律师,充分发挥了“访民意、送法律、调矛盾、解民困”的作用,对依法化解上访问题,效果显著。



在赵黎明任陕西律协会长的九年时间里,陕西律师数量从3000多人飞跃至8000多人(截至目前,陕西律师已达13000余人),律所发展到530余家(目前全省共有律所600余家),海普睿诚也发展为300多人的区域大所、强所。至今,海普睿诚仍然十分重视公共法律服务与公益法律服务工作,是第三批国家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综合标准化试点单位中唯一一家律师事务所,处理了数百件公共法律服务与公益法律服务相关案件,杜娟、李欣等多位律师先后荣获全国、省、市公共法律服务工作先进个人。
 

04


总  结
 
法律人的公益价值不仅仅在于捐钱捐物,更在于用专业的力量提供制度性解决方案,让社会更和谐、更安定,帮助很多人而不是某个人。从法律援助、社区治理到参政议政,“党建+公益”的模式已经为律师参与社会治理绘制了一张可复制、可推广的清晰蓝图——党建发挥组织力量,公益履行社会责任,治理实现法律理想。

3月2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依法治国办组成人员、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表示,我国律师队伍已经成为全面依法治国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全国各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有8000多名律师广泛参与建言议政、决策咨询;公职律师6.1万,同时社会律师为7万多家党政机关担任法律顾问;每年办理诉讼案件约600多万件,法律援助案件约100万件……律师在推动科学立法、促进依法行政、促进司法公正、参与社会治理、护航经济发展、服务对外开放六个方面大有作为,也大有可为。律师“党建+公益”也将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推进,乘风起航!



长按识别二维码
相关律师
相关机构
留言
发送
返回首页 返回列表

联系方式

156 1870 5573

线上咨询

电子邮件

二维码分享